首页 - 媒体聚焦 - 莫迪改组内阁看重的是经验、能力还是选票?

莫迪改组内阁看重的是经验、能力还是选票?

有评论称,新任防长的任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人民党在泰米尔纳德邦的知名度和接受度。泰米尔纳德邦是希塔拉曼的家乡,位于印度南部,也是人民党力量相对薄弱之地。

昨日,印度总理莫迪进行了就任3年来最大幅度的政府改组,希望能在2019年大选前让经济增长重回正轨,并实现军队现代化。有评论称,此次改组加强了内阁中三个关键职位,平衡了不同部门之间的利益,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莫迪的“私心”——在挑选部长时,政治而不是能力似乎发挥更关键的作用。

女防长获悉后“不知所措”?

路透社称,莫迪此次任命了9位新部长。最夺人眼球的任命是今年58岁的尼尔玛拉·希塔拉曼,她成为了印度第一位全职女性国防部长。在1975年和1980年代初,“国父”甘地的女儿英迪拉·甘地担任总理时,曾两度兼任该职位。希塔拉曼自2014年以来一直是低调的工商部长,并在那里确立起强硬谈判者的名声。未来,她将负责实施一项军事现代化计划,估计耗资1500亿美元,全面装备印度海陆空三军。

此前一些观察人士认为,希塔拉曼可能会在改组中被移出内阁。但没想到,她却被提升到内阁最关键位置之一,并跻身最高级别的安全内阁委员会。据《印度教徒报》报道,在得知自己被任命为防长时,希塔拉曼的第一反应是“完全不知所措”。当被问及“在这次任命之前,你与国防部或武装部队有过很多接触吗”时,她的回答是,“我的姐夫从海军退役,我们曾进行过激烈讨论。我期待着从阿伦·贾特里(她的前任)那里得到关于处理各种问题的指导,以及前国防部长马诺哈尔·帕里卡吉那里。有很多事情需要学习,我打算这么做。”

不过,稍稍让人“欣慰”的是,过去三年,她的两位前任也与她一样,都没有任何防务经验。自今年3月以来,防长一职由财政部长贾特里兼任,填补原防长帕里卡吉辞职后留下的空缺。上周,贾特里表示,他希望把精力集中在经济事务上。

《新闻周刊》指出,此次旨在提升政府能力的三项重要任命还包括由53岁的皮尤什·戈亚尔担任铁路部长,以恢复人们对世界第四大铁路网络的信心;由现年60岁、负责高速公路和航运部的尼丁·德里卡兼任水利资源部长,负责振兴恒河的工作。戈亚尔被认为是扭转印度煤炭行业颓势的关键人物。外界认为,戈亚尔在解决印度根深蒂固的铁路问题方面可能比其前任态度更强硬。

退休官僚只问经验不问“专业”?

值得一提的是,莫迪此次任命的9名新部长中,有4名是退休官员,其中包括被称为“德里拆迁人”的K·J·阿尔方斯、被称为“犯罪分子头号克星”的萨蒂亚·帕尔·辛格和前驻联合国大使辛格·普里等。他们都是在从公共部门退休后,成为了活跃的印度人民党党员;都因为管理能力和经验而被选中,但都不从事他们过去的专业。    

比如65岁的辛格·普里,曾是一名以强硬作风著称的高级外交官,以印度驻联合国大使的身份退休。如今,他成为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部长,将着手解决住房严重缺乏、城镇化扩张进程失去控制等问题。有评论称,他将经历一条陡峭的学习曲线。

现年64岁的德里发展局前局长阿尔方斯,曾顶着巨大的政治压力,在首都清理了1.5万处非法建筑,今后将担任旅游、电子和信息技术部部长。现年61岁的萨蒂亚·帕尔·辛格曾是孟买警察局的一名警察局长,现已被派往人力资源和水资源部担任部长。有评论称,这几项任命反映了与那些在治理方面未经考验的政客相比,莫迪对职业官僚更有信心。但也有分析指出,从任命4名并无相关领域经验的公职人员可见,莫迪政府高级人才储备的捉襟见肘。

《印度教徒报》指出,这一系列人事安排反映了莫迪对于2019年下届大选前的一年半时间里改进和延续政府工作的焦虑。他的选择落在了前任官员身上,希望他们能够调动各自的下属。这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官僚制度方面,都传递出明确信号。

“政治而不是能力发挥了作用”?

有报道称,这次改组内阁,发生在人们对莫迪所谓的“废钞”改革成功深表怀疑之际。去年11月,莫迪推出了一项最高调、最引人注目的改革举措——突然宣布该国银行钞票中86%的纸币“作废”。日前,印度储备银行报告称,99%的“废钞”都已存入银行。这打破了政府此前的“如意算盘”,即“黑钱”持有者不敢去银行存钱,三分之一的“废钞”将被自行销毁。

目前,印度的经济增长已降至5.7%,比一年前低2%以上,也是近三年来最低水平。它受到了“废钞”行动的打击,也受到备受期待的商品和服务税在7月被引入的影响。有评论称,这项亟需进行的改革,要比最初预期的更加复杂和困难。

这样的经济状况也引发人们一些猜测:负责“废钞”和新销售税的财长阿伦·杰特利是否会被移出内阁?不过,他仍留任。作为最资深的内阁部长,他仍发挥着莫迪顾问的影响力。

有报道称,这次内阁改组的导火索是铁路部长普拉布的引咎辞职。过去两周,印度发生了三次列车脱轨事件,造成至少20名乘客死亡、200多人受伤。根据政府规划委员会的一项研究,自2012年以来,印度60%的铁路事故都是由铁路员工的失误或疏忽造成。

《新闻周刊》指出,管理全长6.6万公里、每天运送2300万乘客和300万吨货物的铁路网,的确是一项高度复杂的任务。而包括铁道部和铁路委员会在内的各部门之间的紧张和勾结,使这种情况变得更加糟糕。普拉布是近年来的第9位铁路部长,他在担任该职位的三年中开始了许多铁路业务的现代化进程。但一些评论人士说,他对参与其中的人不够强硬。

路透社指出,莫迪的任命表明,一方面,他正在努力加强部长和政府的有效性,这是2019年大选之前迫切需要完成的工作;但另一方面,着眼于大选,一些部长被赋予职权,并不是因为能力或者经验,而是因为政治。

《内爆:印度与现实约会》一书作者约翰·艾略特说,新任防长的任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人民党在泰米尔纳德邦的知名度和接受度。泰米尔纳德邦位于印度南部,是希塔拉曼的家乡,也是人民党力量相对薄弱之地。诸如这样的地区考虑也影响了内阁重组中的其他任命,如任命了来自北方邦和比哈尔邦的两名新部长,这是印度人民党在2019年大选中的主要目标省份。

“因此,像往常一样,也像其他‘民主’国家一样,政治而不是能力在挑选部长时发挥了作用”,《新闻周刊》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