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聚焦 - 揭秘里约热内卢房价 最贵豪宅16万/平是南京3倍多

揭秘里约热内卢房价 最贵豪宅16万/平是南京3倍多

中国人提倡入乡随俗,西方也有类似的说法:“身在罗马,像罗马人一样办事。”在里约报道奥运会,快报记者这几天也感受到“上帝之城”的高物价和房价。一位当地华人告诉记者,里约新区巴哈最贵的小区8万雷亚尔/平方米(约16万人民币/平方米),大约是南京河西最高档小区房价的三倍多。(现代快报)

物价高

一个打火机要卖11元

与国内相比,巴西的物价确实很高,一个打火机要卖5.5雷亚尔(约11元人民币),超市里的芒果、香蕉等,看起来卖相不好的也要卖到接近7雷亚尔。一块10盎司的牛排,配一点色拉、米饭,就要62雷亚尔(约124元)。记者买了一杯草莓奶昔,也花费了18.9雷亚尔(约38元),比国内要贵。

巴西流行一种公斤饭,称重算钱。记者在城市新闻中心对面的公斤饭吃了一顿,称了一些烤肉,花了45雷亚尔(约90元)。一位同行总结出了经验,“肉和蔬菜、水果都是上秤,所以尽量打肉,想吃水果就去超市里买。”

由于记者所住的公寓没有早餐提供,记者去家乐福逛了几次,瓜果蔬菜、日用百货也齐全,其中矿泉水1.5升1.89雷亚尔(约3.8元),500毫升洗洁精,1.39雷亚尔(约2.8元)。

虽然饮食花费不少,但当地人笑言,“在热带,买衣服花不了多少钱。”的确,巴西人基本不用买大衣、皮靴,T恤衫、沙滩裤、夹脚拖,基本可以穿一年。

出行贵

一张公交车票7.6元

里约热内卢的公交系统真是贵啊,贵啊,贵啊,上车就要付3.8雷亚尔,不论远近。BRT也是3.8雷亚尔一张票,但BRT和地铁、公交都不连着。记者从住处去一趟马拉卡纳球场,要先BRT再转一个奥运专用的地铁4号线,再转普通地铁。

凭着奥运记者证可以乘坐4号线,但是体验了几次,就会发现里约的地铁太慢了,线路少又兜大圈子,人多又不太安全。所以,对记者们来说,外出采访打车最为安全方便,但是花费颇高。因为这里的出租车,是百米计费的。4站地铁的距离,坐出租车要60多雷亚尔。相比之下,选择uber更方便,地铁走2小时的路程,uber80分钟到了,而且费用也在60雷亚尔左右。

房价高

顶级小区

每平方米16万

2014年统计,巴西人均年收入12624雷亚尔。雷亚尔是巴西货币的名称,银行换钱的话,1美金基本等于3.1雷亚尔,1美金又等于6.69人民币,所以1个雷亚尔基本上就算2块人民币吧。

跟南京做个比较吧,2015年公布的数据,南京人均可支配收入46103.62元。从去年开始,南京的房价一路上涨,目前南京河西地区有不少小区房价超过4万元/平方米,顶尖小区的房价甚至逼近5万元/平方米。

“上帝之城”里约的房价非常高,但是区域不平衡,新区巴哈类似南京河西,房价自然比奥运会开幕式举办地马拉卡纳球场周边老城区要贵得多。据当地华人介绍,巴哈最贵的小区,已经高达8万雷亚尔/平方米了(约16万元/平方米)。

记者住在了巴哈中高档住宅区,2室1厅的房子,每间每天180美金。只是这床确实让人头疼,巴西标准是小床90厘米宽,大床120厘米宽,对于记者们来说,想要踏实睡一个好觉,还要多花几天适应。

有个女孩

名叫“伊帕内玛”

再怎么吐槽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上,吉赛尔·邦辰一迈大长腿就把你们攻陷了吧。全世界直播她“百米走秀”,这才叫艳压全场。大家也听到了一个新名词:“伊帕内玛女孩”。

1962年的夏天,音乐人汤姆·若宾和德莫拉伊斯在里约依帕内玛海滩的一个酒吧里喝酒。一位17岁的少女穿着比基尼从窗外经过,两人同时被这姑娘美丽的身影倾倒,写出了《伊帕内玛女孩》,从而诞生了这首波萨诺瓦经典名曲。这首歌也成为全世界被翻唱次数第二多的歌曲,仅次于《Yesterday》。

这首歌,在巴西是当仁不让的国民歌曲。不仅被奥运会采用,奥运会吉祥物也是用两位歌曲作者的名字命名的。而歌中的伊帕内玛女孩原型,Hel Pinheiro成了巴西国民女神。就像今天的吉赛尔·邦辰。

高挑,古铜色皮肤,年轻,可爱,这个来自伊帕内玛的女孩从我们心底轻轻走过。

歌词中描述的伊帕内玛女孩,成了巴西女孩的象征,是男人眼中最美好的景象。

更高更快更强,那是力的体现。回眸一笑,那是美的释放。昨天,我来到伊帕内玛,真正领略到了巴西的柔美。

阳光,沙滩,海浪,还有无数大长腿的好姑娘。

这就是孕育出伊帕内玛女孩的伊帕内玛海滩,里约最美的海滩。它不像科巴卡巴纳海滩那样世界闻名,就像是以它命名的沙滩鞋Ipanema,不像Havaianas那样在世界上为巴西代言。

真正的美好就是如此,她不高冷却内藏高贵,她似曾相识却又带着神秘。邻家姑娘推开了久掩的窗扉,恰好被你看到……

全世界都一样,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我们需要有这样一个她存在,她可以是伊帕内玛的吉赛尔·邦辰,可以是吉卜赛女郎,阿里山或者达坂城的姑娘,她可以蒹葭苍苍,也可以在河之洲,她永远存在于我们对于至美的想象。

而总有一刻,我们携带着美的想象来到现实的天堂。